首页 > 专题 > > “顶坛模式”及其启示和价值

“顶坛模式”及其启示和价值
1970-01-01 08:33:32   评论:0 点击:

梁正国

(中共贞丰县委党校  贵州  贞丰  562200)
 

摘 要:在环境恶劣的石漠化地区创造的修复生态、脱贫致富的“顶坛模式”创立是艰辛的、成就

也是是辉煌的。“顶坛模式”的成功给予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同时也对石漠化地区的脱贫致富和生态 治理具有重要价值。
关键词:顶坛模式;启示;价值

以银洞湾、查耳岩为核心区域的顶坛片区,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州贞丰县北盘江镇北面的北盘江(本地人称“花江”)河谷地带,包括银洞湾、查耳岩、 金井 3 个行政村和马家坪果园场,总面积 86.68 平 方公里,人口 1326 户 6846 人。
       顶坛太小,小得甚至只有在黔西南州地图上才 能找到其具体坐标;顶坛在黔西南州乃至贵州省又 太有名,不仅因为顶坛花椒、顶坛花椒油等系列产 品畅销省内外,更因为顶坛的干部群众用勤劳和智 慧在环境恶劣的石漠化地区创造了一个修复生态、 脱贫致富的“顶坛模式”。
在深入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今天,研究“顶坛模 式”,借鉴“顶坛模式”,对于贫困地区特别是石漠化 地区的小康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具有宝贵的 现实意义。
     一、顶坛的过去
    顶坛片区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形被严重 切割,岩石遍布,耕地零星破碎,水源奇缺(尽管北 盘江流经山下峡谷,但因峡深壁峭而用不上)。更由 于坡势陡急,岩溶发育,水土流失,致使岩石裸露,
石漠化严重。1990 年,顶坛片区的森林覆盖率仅为7.3%,90%的面积是岩石林立的石旮旯。顶坛片区 海拔悬殊极大,最低海拔为 480 米,而最高海拔却 为 1050 米。年降雨量为 1150 毫米,低于贞丰县年 均 1356 毫米的降雨量,其 83%的降雨量都集中在5—10 月。气候呈垂直分布:海拔 850 米以下地区为 南亚热带干热河谷气候,海拔 900 米以上地区为中 亚热带河谷气候。
    山势崎岖,交通阻塞,缺水少雨,水土流失,土 地贫瘠,石漠化严重,粮食收成少而无经济作物,顶 坛片区被专家学者定义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 事实也的确如此。建国后至 1990 年间,顶坛片区人 均吃粮不足 200 斤,人均收入不足 200 元,吃水难, 吃粮更难——顶坛是贞丰县环境最恶劣,群众最贫 困的地区之一。95%的人家长期靠救济粮和返销粮 度日或摘山上为数不多的构皮叶晒成干糠换粮充 饥,每逢赶场天,聚集在当时的牛场区公所门前祈 盼救济粮救济款者,70%—80%是顶坛人。不少人家 领到救济粮还不够吃,便只好硬着头皮到外地的亲 朋好友家借,待到第二年再还,如此循环往复,日子越过越穷。王福昌、胡明忠等 17 户人家实在忍受不 了这恶劣的环境和贫穷的日子折磨,含着泪投亲靠 友的搬到外地居住。银洞湾村党支部书记罗泽亮的 一席话至今还透着辛酸:“1980 年前,顶坛片区几乎 所有人靠吃救济粮和返销粮度日,乱石地里种苞 谷,干旱 10 天就绝收。就算老天作美,收成也只能 够吃两个月,饱一餐饿一顿,天天吃野菜,年年吃 救济,日子真是苦啊!”“眼望花江河,有水喝不着。石缝种苞谷,只够 三月活。想要吃米饭,除非坐月婆。姑娘往外跑,媳 妇讨不着。”这首群众自编的民谣,便是当年顶坛人 困顿生活的真实写照。
     二、“顶坛模式”的创立
    顶坛人民是勤劳的人民,为填饱肚子,减轻国 家负担和有尊严的活着,他们不停地用自己辛勤的 双手和汗水与命运抗争:种花生,种砂仁,搞养殖, 开荒、烧炭……,然而,淳朴厚道的乡亲非但没能脱 贫,反而陷入了越穷越垦,越垦越穷的恶性怪圈。
    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和窘迫的生活,顶坛人心 有不甘,然而,出路又在哪里呢?面对如此贫困的群 众,镇、县党委、政府忧心忡忡、心急如焚,然而,办 法又在哪里呢?设若移民,如此大规模的移民安置, 谈何容易。
查耳岩村袁家伦家种的一棵花椒树成了聚焦点。 在无花无果,满目苍凉的顶坛,这棵花椒树却 生机勃勃、果实累累。而且比起其他地方的花椒,这 棵花椒树的果实更加饱满,颜色更加油亮,品味又 香又麻。袁家伦对到顶坛调研的镇、县领导说:“花 椒干得,我家种的一棵花椒就卖了 100 多元(当时 是 1.5 元 / 斤),相当于国家干部 3 个月的工资,一 亩地可种 70 棵左右,这样算来,一亩可收入 5-6 千元,比种苞谷划算多了。” 科研机构的研究结论也证实,花椒树喜钙耐旱,根系发达,其发达的根系深入到石缝之中,不但 能够抵御干旱,还能够固土保水。顶坛片区海拔较 低,气温较高(年均气温 18.9℃),日照时间长,热量 充足,雨量较少,非常适宜花椒生长。而且,顶坛片 区满山遍野的岩石对花椒的生长还具有特殊的作 用——岩石通过对阳光的反射和漫射作用,造成日 夜温差大,空气湿度低,这种特定的气候环境刚好 有利于各类种子和果实 (物别是干果和荚果类)的 有机物的转换和贮存。因此,顶坛花椒生长良好、品质优良。再有,花椒 3 年挂果,5 年进入盛果期,投资 少,见效快。
      顶坛的干部群众看到了希望,镇、县党委和政 府燃起了信心。一棵花椒树促成了政府和群众的心 灵相通。1991 年,银洞湾、查耳岩两村党支部和镇党委、 政府形成了调整产业结构,大种花椒,治理生态,脱 贫致富的思路,并实地规划,发动群众,进行规模化 育苗和实施技术培训。1992 年,顶坛片区的银洞湾 村和查耳岩村由村干部和党员带头,掀起了种植花 椒的热潮。1996 年,顶坛种植花椒 1.06 万亩 104.85 万株,当年有 10 万株左右的花椒树挂果,产鲜椒6.3 万公斤,按当年市场价每公斤 5 元计算,产值31.5 万元,按当时银洞湾、查耳岩两村 623 户计算, 户均收入 506.61 元。花椒种植获得成功,并一跃而 成为支柱产业,顶坛片区群众种植花椒的积极性愈 发高涨。据 2006 年底统计,顶坛片区因种植花椒, 年收入超过 5 万元的人家有 70 多户,3—5 万元的 有 200 多户,其他农户的收入都在 1—3 万元之间。
    2010,顶坛片区共种植花椒 5.8 万亩,覆盖 1326 农 户,人均收入 4200 元,高于全县 3328 元的农民人 均纯收入。仅银洞湾村,就有大货车 11 辆,轿车 12 辆,客船 2 艘,摩托车 200 多辆。94%以上的人家修 起了平房,拥有冰箱、彩电、电话。查耳岩村的村民 委员会主任蔡玉伦,通过种植花椒和经销花椒,成 为全县第一个购买小轿车的村干部。银洞湾村的村 民王福昌,曾因为贫穷和绝望,甚至连祖坟一起都 搬到关岭的断桥居住,发誓永不回顶坛。         2000 年经 村干部说服动员搬回顶坛种植花椒,现修起了 3 间 平房,买了摩托车,一家 4 口年收入 4 万多元,王福 昌还被群众选为村委会副主任。村民胡明忠,是银 洞湾的贫困户,1989 年搬到外地居住,1999 年经村 干部说服动员搬回顶坛种植花椒 6000 多株,修起 了 3 层小楼,还投资近 20 万元买了一辆跑牛场至 花江线的客车。搬到外地居住的另外 15 户人家看 到家乡变了,也都全部搬了回来,并通过种植花椒 致富。据 2008 年底的一项调查统计,贞丰农村每百 户农户中,顶坛片区手机、摩托车、电冰箱、电视机、 洗衣机的拥有率,居全县首位。
    截至 2010 年,顶坛片区 80%的水土流失得到 控制,森林覆盖率由 1990 年的 7.3%提高到 91%,80%以上的土地石漠化得到防治。1998 年,曾经岩石裸露的银洞湾村,被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全国 绿化千佳村”荣誉称号,2007 年,顶坛被国家林业部 等 10 部委授予“中国花椒之乡”荣誉称号。
      如今的顶坛,青山绿挂,果实飘香,百姓生活殷 实祥和,到处欢声笑语。群众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又自编了一首民谣来赞叹有滋有味的生活:“顶坛 山高石头多,种下花椒千万棵。大小车子几十辆,彩 电冰箱电饭锅”。他们从兴义城里娶回来了媳妇,花 高费把孩子送到城里私校读书,就连北盘江镇集市 上最受商贩欢迎的也是顶坛人,因为他们买米要选 最好的,买菜要最新鲜的,买肉也是最多的。但凡城 里时尚的东西,他们都同样购回家。银洞湾村村民 罗泽定道出了他们的自豪:“两个指头钩上一小袋 花椒去场上卖,就可以买回一大堆东西,吃的用的 都要用三轮车拉回家。”一个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 区,几经拼搏,便凤凰涅槃,委实令人赞叹。
     1999 年 4 月 7 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现任国 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同志到顶坛视察时,高度赞扬了 顶坛的干部群众:“在这人类无法生存的地方,创造 出很好的经济、社会、生态效益,是一个了不起的创 举。”
      2003 年 9 月,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中国 工程院院士刘广润等 10 位院士和 45 位专家、学 者、教授到顶坛花椒基地实地考察,充分肯定了顶 坛干部群众在脱贫致富、石漠化治理以及可持续发 展方面做出的伟大创举。
黔西南州委、州政府对顶坛的发展变化一直高 度关注,对顶坛的创举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 并将顶坛干部群众因地制宜、顽强拼搏,用可持续 发展产业治理石漠化,实现群众脱贫致富的成功探 索概括为“顶坛模式”,以期起到良好的示范效应。
     三、“顶坛模式”的启示
    “顶坛模式”的成就是辉煌的,“顶坛模式”的创 立更是艰辛的。“顶坛模式”的成功给予我们很多有 益的启示。
首先,在工作中,要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 精神。群众是最具智慧的,这些智慧一旦被发挥出 来,那就是不可估量的生产力。在艰苦的岁月里,面 对绝境,顶坛的干部群众并不甘心,更不退缩,他们 总是在不懈的探索。袁家伦家栽种了一棵花椒树, 群众发现了这棵花椒树的价值,这样,才有了党委、 政府的发展思路同人民群众的愿望的统一,也才会有后面的“顶坛模式”。在花椒的种植管理过程中, 群众同样发挥了主观能动性,比如,为节力节水,而 又能使花椒根系长期保持湿润,群众在 2001 年发 明了用输液瓶为花椒打点滴的滴灌技术。另外,在 多刺的花椒树上采摘果实,群众也创造了一套方 法。而恰恰是群众创造的这些方法,确保了花椒的 大面积种植成功。
    其次,面对群众疾苦,党委、政府要动真感情。 为解民忧、排民困,县委、州委、省委都派出工作队, 他们同顶坛人民同甘共苦,不懈拼搏,当用花椒产 业实现群众脱贫致富和改善生态的思路形成后,又 走村串户,做深入细致的组织发动工作。省、州、县 的有关部门也情系顶坛,积极开展技术培训和各种 服务。对于组织实施花椒种植,各级党委、政府投入 了大量的资金,帮助顶坛人民改善生产生活条件:1993 年,州委州政府拨款 10 万元作为花椒基地建 设资金。2003 年,省林业厅投入项目资金 129 万元。 据统计,从 1991 年至 2002 年,各级政府投入扶贫 贷款、以工代赈资金 589.45 万元,修建水窖 182 个、 蓄水量 67200 立方米;修筑公路 18 公里;实现村村 通电。2002 年至 2010 年,共投入资金 800 余万元(含粮食补助部分),完成退耕还林面积 6810 亩、珠 防面积 795 亩、水土保持治理 19500 亩,修建供水 管道 7.2 公里,排洪沟渠 2.4 公里。如果没有这些干 部和部门的关心、支持,没有这些资金的投入,顶坛 的发展肯定要慢得多。因此,“顶坛模式”,体现了各 级党委、政府“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 系”的执政理念和宗旨意识。顶坛的成功实践说明, 要真正做到解民忧、排民困,就必须对群众动真感 情,下真功夫,反过来说,就是只要心系群众,真抓 实干,就一定能够为群众办成实事、好事。
     四、“顶坛模式”的价值
     “顶坛模式”的内涵十分丰富。虽然它没有温州 模式、苏南模式那般有名,但它却树立起了石漠化 地区绝地逢生的一面旗帜,对石漠化地区的脱贫致 富和生态治理具有普世价值。
     首先,“顶坛模式”生动诠释了“不怕困难、艰苦 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贵州精神和改革创新 的时代精神。“顶坛模式”是广大的干部群众用双手 干出来的,这么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涉及观念的 改变、产业的调整、群众的组织、技术的学习、过渡 期的补助等等,其中几多曲折,几多艰辛,但是,顶坛的干部群众没有退缩、没有放弃,在各级党委、政 府的大力支持下,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战歌。“顶 坛模式”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顶坛冰火两重天的历 史巨变,恰是中国农村 60 年的历史缩影。“顶坛模 式”再一次用生动事实印证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 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社会主义”的深刻 道理。
     其次,“顶坛模式”揭示了因地制宜的科学真 谛。都用花椒来治理石漠化和实现群众脱贫致富, “顶坛模式”可能具有不可复制性,但是,它的价值 就在于用事实演绎了必须因地制宜或只要因地制 宜,就一定会找到一条发展之路的深刻内涵。事物 间包含着太多的辩证关系,我们要做的便是转变观 念,寻找规律,化害为利。顶坛片区土地零星破碎, 土壤贫瘠,水土流失严重,90%以上的面积是岩石裸 露的石旮旯,加上高温少雨的气候和日照时间长的 特点,对于传统种植的水稻和玉米无疑是短板,而 对于花椒,又恰恰是优势,因为花椒喜钙耐旱,顶坛 片区遍野的岩石通过对阳光的反射和漫射作用,造 成了日夜温差大,空气湿度低,而这种特定的气候 环境刚好有利于花椒果实的有机物的转换和贮存, 因而,顶坛花椒产量高而品质优。“顶坛模式”虽未 必能被原版移植和复制,事实上,顶坛人在高海拔 地区种植的也不是花椒而是李子和核桃,但是,其 蕴涵的转变观念,因地制宜,把握规律的宝贵经验, 却具有普世价值。在石旮旯种植金银花、在坪子地 上种植李子的“坪上模式”也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顶坛模式”为石漠化治理探索出了一条 可供借鉴的成功经验。贵州是一个石漠化非常严重 的省份据 2007 年统计,贵州石漠化土地面积已达3.76 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 21.34%,而且还 在以每年 2%—3%的速度扩展。黔西南州是一个石 漠化程度特别严重的地区,中度以上石漠化面积达2917.88 平方公里,面积和占国土面积比重均居全 省第一。2002 年,全州 8 个县(市)全部被列入全国100 个石漠化综合治理试点县范围。省委副书记王 富玉同志指出:“石漠化治理已成为一项事关全省 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重大工程”。 石漠化治理不像想象中的在山上栽上几棵树、修上 几条沟或停耕停牧就万事大吉那么简单。石漠化严 重的地区往往是环境恶劣,人民生活困难的山区, 人众面广。防止水土流失,遏制生态恶化,进而实现生态修复是一个难题;解决群众温饱,进而实现脱 贫致富更是一个难题。“顶坛模式”为我们提供了一 个生态治理产业化和产业发展生态化以及群众脱 贫致富与生态修复同步的范例。“顶坛模式”的丰富 内涵告诉我们:石漠化是可以治理的,石漠化治理 必须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充分考虑经济效益 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结合,充分考虑生态修复和群众 脱贫致富同步以及发展的可持续性。    
      2003 年,中国 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广润等 10 位院士和 45 位专家、学者、教授到顶坛花椒基地实 地考察后称:石漠化地区,在不改变原始地形地貌 的前提下,因地制宜,采用生物措施,调整种植结 构,恢复治理生态,投资小,见效快,并能产生明显 的经济效益的“顶坛模式”,可在全国推广。2007 年
6 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许嘉璐同志 到顶坛花椒基地调研时说:“顶坛花椒就是品牌,顶 坛模式值得推广。”他欣喜地对陪同的镇、县、州领 导提出要求:“各级政府必须将防治石漠化作为科 学发展观的重要实践活动,加强整体规划,组织力 量实施,为全国石漠化治理工程启动提供经验。”贵 州师范大学南方喀斯特石漠化治理研究院院长熊 康宁教授在一次会议上甚至说:“如果谈中国的石 漠化治理,不谈‘顶坛模式’,说明他就不了解中国 的国情。”
“顶坛模式”的成功开创,为石漠化地区的发展 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增强了石漠化地区广大的群 众治理石漠化和脱贫致富的信心。我们有理由相 信,只要时刻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坚持科学发 展观,紧紧依靠群众,充分发挥群众的首创精神和 无穷智慧,我们就会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奇 迹,因为“顶坛模式”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只要百 折不挠,困难便会低头;只要科学发展,绝地也能 逢生。

收稿日期:2012-01-27
作者简介:梁正国,男,中共贞丰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

责任编辑:于冰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