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从盛世唐朝看少数民族干部的作用

从盛世唐朝看少数民族干部的作用
1970-01-01 08:33:32   评论:0 点击:

王锐     范景鹏

                           (中共甘肃省委党校  甘肃  兰州  730070)
摘要:开明的民族政策,开放的人才策略,将当时东亚以及中亚地区的人才引进到唐帝国的庞
大统治机构中来,使得唐帝国前期能够在其辽阔的疆域里人尽其材、物尽其用,在短短百年的时间里
塑造出一个疆土广阔、民族众多,世界上最富足、强盛的大帝国。也只有唐帝国这种开明的民族
政策———一种只论能力,毫无民族歧视的人才政策,才能够创造出中国古代史尚最为辉煌、壮丽的盛
世帝国。
关键词:盛世唐朝;少数民族干部;政策与思想

  大唐盛世是每个中国人的情结,唐帝国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代,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至今,海外中国人则无论民族统统以“唐人”自称,可见,唐帝国对各民族人民影响之深。创造这一盛世景象中,祖国的少数民族在其中作了很大贡献,从文化上证明中华文明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这一点可以从唐前期统治阶层的民族构成上进
行分析。
  一、从“番官番将”来看少数民族干部在唐朝政
  治军事中作用唐朝重用“少数民族干部”与唐王朝的血统是分不开的,唐朝皇族李氏集团,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融合、搀杂着少数民族血统的家族。唐朝皇族李氏起源于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秦安),这一枝历史上出过秦末名将李信、“飞将军”李广、诗人李白等李氏名人。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民族大迁徙、大融合时期,就是一个陇右李氏所仕的北周也是少数民族鲜卑族建立的,李渊的父亲李虎的妻子独孤氏是突厥人、李渊的妻子窦氏、李世民的妻子长孙氏是鲜卑人,这样多民族混血、多民族文化影响下的大唐李氏家族自然看待、理解少数民族的眼光和思维就与其他朝代有所不同。在盛世大唐一朝中,大量任用少数民族官员和将领———即“番官番将”,是唐朝政治上的最大特点,终唐一朝都存在这个特色。李唐起兵之初,可以看到众多胡族出身的谋臣、武将:李世民之妻长孙氏的族叔长孙顺德,就是北魏宗亲,与元、窦、宇文氏并为第一等的代北鲜卑贵姓;还有李世民的妻弟长孙无忌,也是鲜卑人;刘文静,祖上匈奴族;阿史那大奈,突厥族;刘宏基,匈奴族;窦抗,匈奴族;宇文士及,匈奴族;党仁弘,出身西羌;丘行恭,鲜卑人;刘政会,匈奴族;高士廉,鲜卑族;尉迟敬德,羌人;屈突通,奚人;……如此不一而足。
   贞观十七年二月,唐太宗李世民为怀念当初一同打天下的众位功臣,命阎立本在凌烟阁内描绘了二十四位功臣的图像,褚遂良题之,皆真人大小,时常前往怀旧。这二十四位对唐朝建立和贞观盛世创造功劳最大的功臣中,就有长孙无忌、尉迟敬德、高士廉、刘弘基、屈突通、长孙顺德、刘政会等七人是少数民族,几乎占去凌烟阁功臣中的三分之一。这样一个统治集团,在历代中原王朝中都是不多见的。也显示出,在唐建立之初以及平定中原的过程中,少数族就已经开始为李氏皇族所接受,甚至所信任,成为这个新生王朝的重要支柱。终唐一朝,有人统计,唐朝中书(相当于宰相)共有369 人中,番族出身的有36 人,占1/10。可以说,没有这些少数民族将相的功劳,就没有唐帝国和贞观盛世的出现,也应不为过。唐帝国鼎盛时期,疆域辽阔,若将各个藩属、羁縻州包括在内,在疆域上,东至大海,西到中亚乌浒河流域,北方囊括蒙古高原直至西伯利亚平原,南方越过秦岭,在今天中南半岛诸国中具有极深的影
响力。这个大帝国中,包括回鹘、渤海、南诏这样经过唐朝皇帝册封的属国,也有吐蕃、新罗这样的唐朝藩国,更有如波斯、昭武九姓国、阗国这样自愿纳地成为唐朝府州。如此大的疆域,其中就有更多的少数民族将领———番将的开拓作用。
   以武将的节度使(相当于军区司令员)来说:番将任节度使者,在开元前只有二人。但在天宝间即骤升到九人、肃宗时八人、代宗九人、德宗十七人,直至唐末共八十五人。文官武将的最高位置如此,其下的番官番将数目可想而知了。
 《唐书》还特辟专章为蕃将立传。自唐初起,朝廷即爱多用番将,即使是禁军,里面也杂用了许多番卒。所谓的“贞观百骑”,全是番人组成。番将也的确对初唐的强大,有不少贡献。破突厥、拒吐番、平吐谷浑、击薛延陀、伐高丽,番将都以其骁勇善战,建立了不少汗马功劳。如突厥的将军阿史那思摩,忠心耿耿,为唐防御强悍的薛延陀,使唐无忧于北疆者数十年,不但官职得到晋升,而且被赐以姓李,成了李思摩。高仙芝是高丽人,官居安西四镇节度使之职,为大唐镇守西域,为维护唐西陲的安全做出了贡献。契苾何力是铁勒部,被唐授以左领军将军职,击吐谷浑有功又被拜为右骁卫大将军,在征辽东、高丽,击龟兹、九姓的战役中再立新功;哥舒翰是突厥人,确切说是西突厥突骑施哥舒部落人,为唐朝镇守河西、陇右、开疆扩土曾立下不少战功,唐代诗人留下歌颂哥舒翰的诗:“北斗七星高,哥舒挥大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在整个唐代,番兵番将在东征西讨上立功厥伟的一面。平定安史之乱中,名将李光弼是契丹人,仆固怀恩是铁勒人,从郭子仪讨贼。和儿子一起宣力王室,攻城野战,无役不从。一举歼灭了史朝义,收复了燕、赵、韩、魏之地。他在最后上书给代宗时说:“兄弟死于阵敌,子侄没于军前,九族之亲,十不存一。(怀恩一门之中,死于王事者四十六人。)纵有在者,疮痍遍身。”当时的骑兵几乎全是番人充当,番兵多自然番将也多了,当时唐朝的劲旅,如朔方军和河东军骨干都是番人。京城长安三次陷入敌手(安史、黄巢和吐蕃三次作乱),都是番兵番将把它收复。在唐末时期,沙陀族在唐朝的政治军事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平定庞勋之乱、黄巢起义中功劳最大。沙陀族也一个多民族的集合,民间传说中著名的“十三太保”指的是沙陀首领李克用的十三个义子,皆获太保衔(按:太保是官名但无实职)。这十三个人包括了沙陀、粟特、汉、回鹘四个民族的成分,分别为大太保李嗣源,沙陀族;二太保李嗣昭,汉族;三太保李存勖,沙陀族;四太保李存信,回鹘人;五太保李存进,汉族;六太
保李嗣本,汉族;七太保李嗣恩,汉族;八太保李存璋,汉族;九太保李存审,汉族;十太保李存贤,汉族;十一太保史敬思,粟特人;十二太保康君立,粟特人;十三太保李存孝,粟特人。“十三太保”有时特指第十三太保李存孝,最为厉害,勇冠三军,百战百胜,因功被封为飞虎将军,有句话说:“王不过霸王,武不过存孝”,民间传说也最为广泛,李存孝,原名安敬思,粟特人。在继唐而起的五代中后唐、后晋、后汉三朝都是沙陀人建立的。所以有唐一代名义上是汉族统治,实际上是各族参与的政权。可以说,大唐的盛世,强盛的文治武功,是各民族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与唐朝开明、开放的民族政策有关的。
   二、唐朝选拔任用少数民族干部的政策与思想
   隋唐之前的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民族融合、民族同化的时期,到了隋唐是刚刚完成的时期,作为皇族的杨、李二氏都是数代与胡姓通婚,如独孤氏、窦氏、长孙氏虽然都已成为汉姓,但他们原来均属胡姓,在这种条件下,大多数统治者(个别者除外,像隋炀帝)心目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就大为淡薄了,“严夷夏之防”的思想亦不十分严重,这就为减少民族隔阂、增加少数民族的向心力创造了气氛。唐朝番臣、番将殷庭。唐太宗所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依朕如父母”,确实是时代的产物,是具有代表性的观点。
像隋炀帝)心目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就
大为淡薄了,“严夷夏之防”的思想亦不十分严重,
这就为减少民族隔阂、增加少数民族的向心力创造
了气氛。唐朝番臣、番将殷庭。唐太宗所说,“自古皆
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依朕如父
母”,确实是时代的产物,是具有代表性的观点。
汉民族是比较气度恢宏的,与其它民族相处
时,不过分在种族上立异,所以能融合许多少数民
族,成为今日的中华民族。唐朝征服北方和西北势
力,构成了前期的重要内容,他们的民族观念,正是
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上文唐太宗所指的“华夷一
家”,主要集中在北方民族。太宗在征服东突厥之
后,就如何安置突厥降户的问题,是否允许塞外民
族内附中原的问题,召集群臣集议。当时温彦博就
主张让他们进来。他道,孔子说过,要“有教无类”,
那么,为什么我们今日要把他们当做异类呢?在同
一教化下,我们彼此融合成一体,不更好吗?唐太宗
采纳了他的这种开明的主张。但最终将他们安置在
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南)至幽州(治蓟县,今北
京城南)之间的长城地带,其上层人户则被安置在
都城长安等城市之内。唐朝之选择长城沿线安置突
厥降户,一方面考虑到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和习俗
的保持,另一方面则更利于中央对他们的控制。唐
太宗征辽东,掳得高丽百姓一万四千口,本当分赏
将士,“上愍其父子夫妇离散,命有司平其直,悉以
钱布赎为民。欢呼之声,三日不息”。为安抚外来的
降户,唐朝势必要作出妥善的安排,这样才有利于
维护政权和国家的稳定。天宝之前,唐朝不断出兵
征服四境各族,对于这些被征服者,唐朝大多采取
安抚政策。于是,各个不同民族势力之间差别的泯
灭和彼此之间的求同存异,就成为王朝追寻的目
标。处于这种情势下的民族观念,自然是华夷一家
或彼此不分了。
唐初名将李靖曾讲:“天之生人,本无番、汉之
别,然地远荒漠,必以射猎为生,故常习战斗。若我
恩信抚之,衣食周之,则皆汉人矣”。这充分体现了
唐人的民族观。这种开明的民族意识又自然地导致
了开明的民族政策。唐朝的民族政策之开明则的确
堪称历代之冠。资治通鉴记载:“贞观七年十二月甲
寅。上幸芙蓉园,戊午还宫。从上皇(指唐高祖,当时
已让位。)置酒故汉未央宫。上皇命突厥颉利可汗起
舞。又命南蛮酋长冯智戴咏诗。既而笑曰:“胡
  汉民族是比较气度恢宏的,与其它民族相处时,不过分在种族上立异,所以能融合许多少数民族,成为今日的中华民族。唐朝征服北方和西北势力,构成了前期的重要内容,他们的民族观念,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上文唐太宗所指的“华夷一家”,主要集中在北方民族。太宗在征服东突厥之后,就如何安置突厥降户的问题,是否允许塞外民族内附中原的问题,召集群臣集议。当时温彦博就主张让他们进来。他道,孔子说过,要“有教无类”,那么,为什么我们今日要把他们当做异类呢?在同一教化下,我们彼此融合成一体,不更好吗?唐太宗采纳了他的这种开明的主张。但最终将他们安置在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南)至幽州(治蓟县,今北京城南)之间的长城地带,其上层人户则被安置在都城长安等城市之内。唐朝之选择长城沿线安置突厥降户,一方面考虑到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和习俗的保持,另一方面则更利于中央对他们的控制。唐太宗征辽东,掳得高丽百姓一万四千口,本当分赏将士,“上愍其父子夫妇离散,命有司平其直,悉以钱布赎为民。欢呼之声,三日不息”。为安抚外来的降户,唐朝势必要作出妥善的安排,这样才有利于维护政权和国家的稳定。天宝之前,唐朝不断出兵征服四境各族,对于这些被征服者,唐朝大多采取安抚政策。于是,各个不同民族势力之间差别的泯灭和彼此之间的求同存异,就成为王朝追寻的目标。处于这种情势下的民族观念,自然是华夷一家或彼此不分了。
   唐初名将李靖曾讲:“天之生人,本无番、汉之别,然地远荒漠,必以射猎为生,故常习战斗。若我恩信抚之,衣食周之,则皆汉人矣”。这充分体现了唐人的民族观。这种开明的民族意识又自然地导致了开明的民族政策。唐朝的民族政策之开明则的确堪称历代之冠。资治通鉴记载:“贞观七年十二月甲寅。上幸芙蓉园,戊午还宫。从上皇(指唐高祖,当时已让位。)置酒故汉未央宫。上皇命突厥颉利可汗起舞。又命南蛮酋长冯智戴咏诗。既而笑曰:“胡越一
家,自古未有也。”唐朝对于少数民族人才也大胆地予以重用,任用番人也是唐太宗的一种政策,他看这政策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如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黑齿常之、李谨行等都深受重用,有的还成了驸马。唐太宗时期的重用番人的政策到唐玄宗时期则变化为一种民族政策。在部队里大量使用番人。这便是天宝年后,番人任节度使者,人数大增的原因。开元、天宝之际、少数民族将帅甚至成了唐军主力。安禄山、哥舒翰还晋升为王爵。这类现象在其他王朝是绝对见不到的,更非蒙元的以族分等,清的虽尚满汉一体实则行满汉大防政策所不能比拟。因为开明的民族政策和唐太宗的雄才大略,各族人才乐于为所用,李世民被北方各民族尊称为“天可汗”。就连域外民族也尊唐太宗为“天可汗”,争相内附,且以此为荣,连远在堪察加半岛的流鬼国国王,也在公元640 年遣使来朝。唐中前期,北方各民族以“天可汗”称呼唐天子,这个称呼不仅仅是表现出对唐天子的敬畏,在更深的含义中,反映出各族人民对大唐、对中央政权的向心力,有视唐天子为北方各民族之共主、这些民族建立的政权都是唐帝国的地方政权的重要意义。而且,唐帝国也册封统治者为帝国的官吏,将这些国家纳入自己版图,成为不改他们传统习惯的羁縻府州,总数多达
800 多个。
   在唐帝国前期,不单是突厥、匈奴、鲜卑、西域、高丽、吐蕃等这些民族人才为帝国所用,连日本大食的人才也可以在帝国的政府做官,这些人才使用政策之开放性、开明性都是其他王朝所不能比拟,似乎现今的中国也没有外国人在政府做官的现象。也正是这样开明的民族政策,开放的人才策略,将当时东亚以及中亚地区的人才引进到唐帝国的庞大统治机构中来,使得唐帝国前期能够在其辽阔的疆域里人尽其材、物尽其用,在短短百年的时间里塑造出一个疆土广阔、民族众多,世界上最富足、强盛的大帝国。也只有唐帝国这种开明的民族政策———一种只论能力,毫无民族歧视的人才政策,才能够创造出中国古代史尚最为辉煌、壮丽的盛世帝国。
责任编辑:戴卫平 

收稿日期:2012-01-23
作者简介:王锐(1981—),甘肃省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甘肃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教师,法学硕
士,主要从事党建理论研究。范景鹏中共甘肃省委党校政治学教研部讲师,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
心博士研究生。
错误报告  分享到: